1. 首页
  2. 种田小说

贴身护卫:将军请自重 第十一章 公主惩罚锦绣_执葵

一杯接着一杯,崔言似乎和酒较上了劲。

看着崔言有些湿漉漉的头发,他问道。“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?没事你不会这么喝酒的。”

崔言叹了口气,他能说什么,说自己刚刚看光一个姑娘的身体?

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烦闷,特别是当岑淼说出让自己忘记的时候,他的心里居然带着一股难受。

“要是把我当兄弟的话,你就告诉我吧?你到底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事!就是兵营里有些事情很烦闷,还有宁安的事情,我多少还是有些自责。”

“宁安没事就好,奶娘衷心护主,挺让人钦佩。”

崔言晃动手中杯子,缓缓道。“这次宁安遇险,山贼为何偏偏盯上了有护卫的公主下手?而不是其他的马车?”

“你是说,那些蒙面人早知道马车上的人是公主?”

“我只是怀疑,护卫全部杀死,只有公主和奶娘逃脱,钱财半点没丢,很显然是为色?”

忽然想到奶娘被玷污一事,江华忍不住笑出声。“这•••真的为色么!”

“我知道你笑什么?那群人或许只是不想白忙活,一时兴起对奶娘下了手,要么就是,安宁撒了谎?”

“不可能的!”江华连忙反驳。“安宁不会撒谎的,何况还是那么大的事情!”

崔言叹气。“我自然相信安宁,可是这事情疑点重重,我得慢慢查,不过我倒是很怀疑刘东。”

江华吃惊。“你说刘东对公主下手?这不可能的,这是死罪!”

“刘东的目的是我,公主是来找我,路上遇险,我难逃罪责。”

“不行,我们不能坐以待毙!公主出事,刘东定会马上禀告皇上治你罪!”

崔言给江华斟酒,似乎不以为然。

“你已经功高过主,若是被刘东钻了空子,你此番定是凶多吉少,现在还有心情喝酒?”江华担心。

“敌不动,我不动,我倒要看看,刘东能玩出什么花样?”

一处僻静的树林里,站着一群人,他们是白天的那些蒙面人,站他们面前的是刘东,刘东穿着一席黄衫,手里拿着扇子,像极了一个文弱书生,藏在他身边的人伪装成侍从的人是刘振。

“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

“拿钱办事,我们黑云帮从来都是得心应手!”领头的回答道。

“车上的女人呢?怎么样了?”刘东扬着扇子。

“如你所说给了她一顿教训!相信,她这辈子都忘不了当晚的事情!”

“恩,干得好!”刘东拍了拍手,树林里忽然涌出一群穿着红衣服的剑客,将黑衣人全部包围。

“这是?”领头的有些畏惧。

“拿钱消灾是好事!这事情我得天衣无缝,所以,不要怪我!”

刘东一个眼神,顷刻间,黑衣人全部被歼灭。

刘振笑道。“将军训练的这群红卫军果然厉害!”

“这是我用来专门对付崔言的,不厉害点怎会拿得出手?”

“将军英明!”

刘东笑道。“如此甚好!一个女人失了最宝贵的贞洁,想必崔言也是爱莫能助,所有人都知道公主喜欢崔言,如今他已是大将军,这驸马之位怎能便宜了他?呵呵。”

“将军远见!”刘振旁边附和。

“如今,公主受辱,在崔言的地盘出事,皇帝定要追究崔言的责任,我何不趁此让他交出兵权呢?”

“将军这一石二鸟果然厉害,哈哈。”

“只要你衷心的跟着本将军,本将军定会好好提携你!”

刘振单膝跪下,双手紧握。“末将誓死效忠将军!”

刘东脸上扬起得意的笑容,他的目的正在一步步达到,他即将夺回想要的一切。

天蒙蒙亮,岑淼一个喷嚏把自己打醒,她裹紧身子,一阵阵寒风入体,她再次打了个喷嚏!

睁开眼睛,只看见自己坐在房门口,身上穿着崔言给的外套,一晚上过去,就这样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在门口蹲着睡了一夜。

几时这般狼狈,想起昨晚的事情,除了有些娇羞,心里更多的是甜蜜,她被崔言看光身体,还和他有了肌肤之亲,但一想到崔言所说的青楼女子,她的心便冷了半截,或许,在他的眼里,一个下人,如同蝼蚁,昨晚发生的一切,他定不会放在心上,何况,昨晚,已经有人陪他共度良宵•••

忽然房门打开,岑淼一下跌倒在地。

“岑淼?”锦绣惊讶。

“恩,是我•••”岑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“你昨晚就在门口睡了一晚吗?你怎么不叫醒我开门呀?”

岑淼伸了个懒腰。“多大事啊!没关系。”

“哟,搞得够狼狈的啊!”梅兰笑着走过来,看着岑淼身上的衣服一下便认出来。“你昨晚又和将军在一起?•••”

岑淼愤愤站起。“昨晚都是拜你所赐!”

“我还真是小瞧你了呢!看来你这狐媚功夫很高深啊!”

锦绣也注意到岑淼的衣服。“这衣服不是将军•••岑淼,你昨晚真的和将军在一起?”

“我•••”岑淼顿住,昨晚的事情怎可乱说,何况,将军房里住着的还是别的女人•••

忽然,急促的铃声响起来,该集合了。

“赶紧换衣服吧!要不然音娘又要发飙了。”锦绣催促。

梅兰白了一眼岑淼,愤愤离开。

岑淼回房拿起备用的衣服,拉开屏风,将崔言外衣迅速换下来,随随便便扎了下头发,洗了把脸,便赶着去音娘的早会。

岑淼是最后赶到的,众人站成了一排,好在音娘还没到,不然又得说教。

站了许久,只觉得头有些发昏,身体无力,莫不是昨晚着凉了?岑淼甩了甩头,示意自己要清醒。

不出一会,音娘走了过来,她的衣着也说不上华丽,但在这一堆下人眼里,也算是绫罗绸缎,贵气逼人了。

“公主已经入住将军府,我要挑选两个最有能力的人去侍奉她。”

一听到公主入住,底下开始嘈杂一片,议论起来。

“公主是府里的贵客,将军再三交待要我们好好侍奉她,锦绣,你做事我最放心,你去吧!”音娘说道。

锦绣有些纠结,却不得不答应起来。“是,音娘。”

“公主昨晚就住在将军房里,趁公主还没起,你先过去候着把吧。”

岑淼呆住,原来,昨晚和崔言在一起的女人竟然是公主?

一听到将军房里,梅兰连忙举起了手。“音娘,不是需要两个人嘛?我也去吧!我定会好好伺候公主和将军的!”

如此毛遂自荐,音娘也只能应允。

岑淼头晕乎乎的,她咬牙坚持听着音娘再次复述府里的规矩,一番讲解,终于散了会。

岑淼心里很不是滋味,怪不得崔言如此看低自己,一个下人,又怎能和貌美的公主相提并论?

“岑淼•••”锦绣忽然拉着岑淼衣服。

“怎么了?”岑淼擦了擦额头的汗珠。

“我要去侍奉公主了,我有点害怕怎么办?你陪我一起去吧?”

岑淼默默摇头。“我可不想去,没事,公主人很好的。”

“我不是怕公主,我是怕将军•••”锦绣紧张。

岑淼有些奇怪。“你不是很喜欢他吗?你怕他做什么?”

“将军不喜欢我们直视他,我怕我忍不住犯错,我现在好紧张怎么办?”

梅兰忽然笑着走过来。“怎么?你也想去啊?我还以为某些人昨晚有多大本事呢!原来,和将军在一起的人是公主啊!你看,凤凰就是凤凰,岂能和乌雀相比不是?”

岑淼默默叹气,并没有回应她的话。

“锦绣,咱们走吧!去晚了免得将军怪罪!”

“岑淼•••”

岑淼拍拍她肩膀。“没事,凡事小心点就是,不会出错的。”

锦绣离开,岑淼便来到井边,打了一盆水,她每天做的最多的就是洗衣服,像那些修剪枝丫,除草的活早就被别人占去。

想起昨晚的事情,总觉得扎心,好久没有对一个男人心动过,可笑的是,那个男人如此看低自己,还为那个男人欢愉时烧水?再怎么大方也不能做到这种程度,或许,是没有好好认清自己的位置,有些事情想想就是,不能当真。

宁安昨晚一晚上没睡,她一直在等崔言,然而崔言一直没有回房。

“来人!”话落,梅兰和锦绣便推门进来。

“公主!”

“伺候我更衣吧!”

“是!”房内并无崔言的身影,宁安怕丫鬟心生疑问,便随口到。“将军一大早便去了军营了,我和崔将军早已两情相悦,昨晚的事情在正常不过,作为下人,休得在府里胡言乱语!”

“是!”梅兰锦绣唯唯诺诺。

锦绣十分小心的伺候着,可是越小心,越容易出纰漏,就在给宁安戴发簪时,不小心刺痛了宁安。

“公主饶命,奴婢知错了!”锦绣连忙跪倒在地。

宁安心里本就有气,她气昨晚的遭遇,也气崔言昨晚拒绝自己,如今,锦绣这一番,让她的愤怒一下爆发出来。

“不知死活的东西,笨手笨脚的!”

“奴婢知错了,公主饶命。”锦绣吓得几乎要哭起来。

一旁的梅兰更是不敢说话。

“听说崔言哥哥对下人要求很严格的,直视主子都要被仗罚,既然崔言哥哥不在,我便替他罚了!”

“公主饶命!”锦绣止不住眼泪。

“把这婢女给我押起来!”

文章内容不代表太仆文学网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opuklu.org/ztxs/2020/ddDcIl4odUlo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