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总裁小说

顾少留步,三只小白待领养! 第二十四章 吃完晚饭再说_林曦茉

这几天两个孩子在顾家和顾霆琛的私人别墅之间辗转,将两个地方游戏室里的玩具都玩遍了。他们玩得不亦乐乎,这几天都没有跟苏月白回家里去睡。

“好,先吃完晚饭再说。”苏月白本来想着跟江轼一起吃晚饭的,但没料到他居然跟自己诉衷情,便提前回来了。

她抱着苏小白到了饭厅,发现顾霆琛已经和苏大白坐在饭桌边等着了。

桌面上的菜十分丰盛,清蒸大闸蟹,焖海参,烤羊排,墨西哥塔可,......

中式的菜跟西式的菜混在一起,饭桌上每个人面前2都摆着碗筷和刀叉两套餐具,显得十分怪异。

“这也太丰盛了吧?晚上吃这么多,吃得完吗?”苏月白看着桌上的菜问道,“再说,你为什么要做一桌中式跟西式混淆在一起的菜?”

“我将我会的菜都做出来,看两个孩子喜欢吃什么。以后就多做那样菜。吃不完就处理掉,这又不是什么问题。”顾霆琛说到这里,拿起了筷子,“别说了,吃饭吧,我们等你等了很久。”

一家四口开始安静地吃起饭来。然而这安静很快就被苏小白打破了——

“哇,这个海参好好吃!哇,这个大闸蟹也好好吃!墨西哥塔可也很好吃耶!”

苏大白向她瞥了过去:“你能不能闭嘴?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像个白痴?”

苏月白刚想说他,却听到顾霆琛的嗓音响起:“大白,高冷是对外人的,小白是你妹妹,你应该对她温和一点。”

她以为苏大白会对顾霆琛的话表示不屑,但没想到他竟然垂下眼帘,有点乖巧地应了声: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爸爸以后要常常做菜给我们吃,真的太好吃了!”苏小白也不生苏大白的气,只是下了椅子,走到顾霆琛面前,对着他露出灿烂笑容。

“好,没问题。你最喜欢哪个菜?”顾霆琛摸了摸她的头。

“哪个都很好吃,只要是爸爸做的我都爱吃。”苏小白神情可爱。

顾霆琛将苏小白抱起来,放到他旁边的那张椅子处。苏小白边吃边讲话,他就跟她聊起天来。

而一旁的苏月白只是低头默默地吃着饭菜。眼前的景象太过温馨,让她忽然觉得,也许跟顾霆琛一起,也并不是什么坏事。

“爸爸,你什么时候跟妈妈结婚?”苏大白忽然问了一句。

苏月白拿着筷子的手一顿。顾霆琛的神色却没有太大的变化:“看你妈妈的意思。”

他话音刚落,苏大白和苏小白就齐刷刷往苏月白看了过去。

“小孩子不要管那么多,吃饭吧。”苏月白神情尴尬地对他们说完这一句后,就放下了碗筷,“我吃饱了,先出去客厅了。”

她出到客厅后,两个孩子也很快就吃完了晚饭。之后他们就又到了游戏室去玩耍。

玩耍到十一点多的时候,两个孩子不肯跟苏月白回去出租屋,要求她在这里陪着他们,等他们困了跟他们一起睡。

苏月白无奈只好答应了。

而答应的结果就是,等两个孩子睡着之后,她被顾霆琛睡了。  第二天清晨,苏月白是在刺目的阳光中醒来的。她带着朦胧睡意,从床上半坐了起来。旁边的两个孩子还在熟睡,睡颜特别的可爱。

她想要伸手到床头柜处拿手机,下身传来的不适却让她不自觉地皱起了眉。

昨晚顾霆琛实在太凶狠,折磨了她近一个多小时。

苏月白这时在心里暗暗吐槽道,她昨晚怎么就大意了呢,他叫自己出去,她竟然就乖乖出去了!

苏月白边在心里后悔,边轻手轻脚地从床上爬起来。脚刚碰到地板,她就看到房门被推开了。

顾霆琛走了进来,看了几眼在床上睡了两个孩子,然后伸手拉住她的手腕,就将她往外扯。

她只好跟着他出了卧室门。

等两人走到客厅的时候,顾霆琛才放开她的手腕:“尽快换好衣服化好妆,我送你去杂志社。”

说到这里,他抬腕看了看表:“给你半小时。”

“我不用你送。”苏月白抬眸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才七点半。杂志社十点才上班,她从这里过去最多一个小时。

“你没有拒绝的权利。”顾霆琛沉声回答完她这句话后,有抬手看了看表,“五分钟已经过去了。”

苏月白赶紧走回了房间,开始换衣服洗漱和化妆。

幸好苏月白不是磨蹭的人,在他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一切。

临出门的时候,她跟顾霆琛家里的保姆和保镖交代了一下两个孩子的习惯和喜好,才跟着他出了家门口。

等顾霆琛的车子到了离公司大厦还有几百米的地方,苏月白对他说道:“在这里让我下车就好。你不是赶时间吗?”

“我还不至于赶成那样。”顾霆琛边说话,边打了一下方向盘。

“我是觉得太高调不好。”苏月白直接说出了心中所想。

“没什么不好的。我们迟早都得在公众视线内出现。”顾霆琛神情淡然。

苏月白从顾霆琛车子内出来的时候,果然收到了来自公司的同事的注目礼。

她低下头,刚想抬步往前走,却听到顾霆琛在自己身后说道:“你下班的时候我再过来接你。”

苏月白回头,想要跟他说些什么,他却已经开车离开了。

她怔了片刻,便转身往公司大厦走去。

刚到私人办公室内,苏月白就听到敲门声响起。她对着门口的方向说道:“请进。”

推门进来的人是小陈。

“总编,早晨。我过来,是有件重要的事情跟你汇报的。”小陈走到苏月白的办公桌前站定。

“什么事呢?”苏月白看向他。

“是这样的。我们杂志社本来是想做个维纳斯模特儿专访,而维纳斯的负责人也已经答应了我们。但在昨天他们忽然毁约,跟行迹杂志社签了合同。我打听过,行迹杂志社开出来的条件,仅仅比我们开的酬劳高百分之十。”

苏月白沉吟片刻,才抬眸又看向他:“你的意思是说,行迹杂志社知道了我们这一期杂志的策划内容,甚至得知了我们给维纳斯那边的条件?”

“是这样没错。”小陈回答道。

苏月白没有说话,只是十指交叠地看向窗外思考着。

“总编,我认为应该是杂志社内部的人,给行迹杂志社那边透露了消息。否则他们不会知道得那么多。”小陈见她不说话,便发表了自己的意见。

她点了点头,过了一会才说道:“这件事暂时不要声张,就当没发生过好了。我自有主张。至于杂志这期的策划内容。我们就用备用计划的那个内容好了。”

之前有几个策划内容备选方案,给维纳斯模特做专访这个策划内容是投票人数最多的一个。

等小陈出了办公室后,苏月白开始整理起自己的思维来。

知道这期策划内容的人就那么几个,而最有可能泄露消息给对方的人,就是梁媛。

这人最近又想作什么妖?上次关于富商梁志的事情,她念在这人是杂志社多年元老的份上,才没有将其解雇。

既然梁志撤诉了,那么她也不想追究这事情了,只要梁媛好好工作就可以。如今又搞这么一出?

苏月白想了一会,打电话给了助理,让她将杂志社的几个管理层人员叫进了办公室。

等几个管理层人员都进了办公室后,苏月白站了起来,对着他们做了个请的手势:“各位,请坐。接下来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商量。”

几个管理层人员坐下之后,苏月白便开口说道:“最近我发现杂志社有内奸。维纳斯模特专访这个主意,被行迹杂志社盗窃了。”

她话音刚落,面前的几个高层人员就讨论起来。

苏月白没再说话,耐心地等他们讨论。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后,这几个人才安静下来。

“我初步分析,是梁媛这个人将消息告诉了行迹公司的人。所以,我想让大家陪我演一场戏。两周之后我会召集在座各位和梁媛一起开会,商量下期的策划内容。到时候我们集体选定一个计划,故意透露给梁媛知道。”

苏月白说到这里,嘴角勾起一抹笑:“之后我们再排除掉梁媛,开另一个会议,商量和选定另一个策划内容方案。如果对手杂志社采用了梁媛所知道的那个方案,那么内奸就是她无疑。”

“这个计划大家有意见吗?”她抬眸,看向坐在沙发处的那个几个管理人员。

这几个管理人员在杂志社做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每个人都是杂志社不可或缺的精英员工。

几人摇了摇头,都没有发表意见。

“那就好。如果内奸出在几位之中,我照样有办法揪出来。我们杂志社不容许有吃里扒外的人的存在。好了,没别的事情了,大家出去继续工作吧。”

梁媛刚到公司,就见到杂志社的高层人员从苏月白的办公室出来。等他们都坐回了各自的座位处,她走到其中一个人的桌边,微微弯下腰问道:“苏总编让你们到办公室做什么?”

她前几天刚将杂志社的情报泄露出去,不得不留神一些。

文章内容不代表太仆文学网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opuklu.org/zcxs/2020/cnjnRgZsWWg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