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总裁小说

日租校草 五十四章、最清醒的一天——双人租客_袁诞

幸亏阳光眼疾手快,借踉跄的方向一躲,让自己和胖女孩躲过了碎片,避免受伤。

胖女孩站在原地,看到了站在身边的阳光,吓得瑟瑟发抖,却仍紧紧的拿着剩下的水壶。

“你没事吧?”白尧捂着心口走了过来,拉着阳光仔细的检查,看他是不是受了伤。

阳光乖巧的伸开双手,站在原地让白尧检查,但白尧只看了他露着的脚踝,然后松了口气。

胖女孩满脸都是泪水,惊恐的看着阳光,一边发抖,一边在哭,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阳光皱了皱眉,后退一步,他只会拒绝女人,没学会安慰女人,所以只能求救白尧了。

“你别害怕,阳光没受伤,你也没事吧?”白尧的声音很温柔,将胖女孩安抚下来。

胖女孩哽咽了一下,终于忍住了哭声,可以小声的回复了:“我没事,我真的很对不起,因为我太胖了。”

“不怪你,是刚才那个跑过来的男学生太过分了。”白尧帮胖女孩接下手里的壶,这么一看,除了摔碎的那个,还有三个:“你自己怎么拎这么多水壶。”

胖女孩擦了一下脸,看到围了过来的很多学生,立刻低着头小声的说:“我比较胖,多做点事是应该的。那……那我先回宿舍了,今天很谢谢你们,也很对不起。”

“我把壶送回去就下来打扫这些碎片。”胖女孩说完,就拎着剩下的三个壶朝宿舍楼快步走了过去。

白尧无奈的摇了摇头,正要转身去找扫帚和簸箕,就看到杨子晴低着头拿着扫帚和簸箕走了过来:“我以前也打碎过水壶,所以比较清楚这些东西在哪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白尧看着杨子晴的样子,心里五味杂陈,这可能跟她之前的经历有关吧。如果当初不是窦豆,她是不是也会变成杨子晴或者是刚才那个胖女孩的样子。

在大家的帮助下,他们很快收拾好了这一摊碎片,而胖女孩也急匆匆的赶了回来。

“谢谢你们,我自己来收拾就可以了。”胖女孩喘匀了气,再次对白尧表示了感谢。似乎很少有人对她这么友善,她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:“我……那我先去超市了,我得去买个壶,再打好热水。我一会给你们带一些零食,马上就回来!”

“等一下。”白尧还没说话,站在一边的杨子晴突然开口叫住了胖女孩:“你本来就没义务帮别人打水,水壶碎了也不是你故意的,为什么你要……”

“因为她们是我的朋友啊。”胖女孩局促的搓了搓手,擦了一下脸上的汗:“我不能拒绝她们的。”

杨子晴用力的深呼吸了好几下,然后用力的憋了回去,接着掉头就跑。

“你保护好阳光,我追过去看看。”白尧拍了一下杨振轩,然后就追着杨子晴跑了过去。

杨振轩转头看了阳光一眼,嫌弃的“啧”了一声:“你也太能装了,倒是把胳膊上和肚子上的肌肉露出来看看啊。每次洗完澡光给我看,有什么意思?还让我保护你?”

阳光整理了一下领子,看着手腕上的定位表,然后指了指旁边安静如鸡的文墨:“白斩鸡会长安静点,如果十分钟以后白尧还没回来,你就跟他继续吧,我要去找她。”

“其实不用管我的。”文墨默默的举起双手。

“真的?”杨振轩挑了挑眉,然后拉着阳光后退一步,一瞬间有三个女生都扑了上来。

“救命!”文墨惊恐的睁大眼睛,冲到了阳光的身后。

阳光看了看表:“还有八分钟。”

而另一边,白尧追到了低着头乱跑的杨子晴:“杨子晴,你怎么了?”

杨子晴哽咽了一下,擦掉了脸上的泪水:“我也不知道,就是看到刚才那个女孩的一瞬间,我觉得太难受了。”

“是因为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吗?”白尧单刀直入,拉着她在一边的长椅上坐下。

杨子晴点了点头:“上午的时候,我觉得今天可能是我上学以来,过得最凄惨的一天。现在我才明白,今天可能是我过得最清醒的一天。她说的那几句话,几乎都是我每天在说的。他们是我的朋友,所以我不能拒绝。但看到她我才明白,或许只有我把那些人当朋友,而他们都把我当一个免费的劳力。”

“肯定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的。”白尧拍了拍杨子晴的肩膀:“你的身边肯定有真的朋友,只是你没有注意到。”

“我不知道……真的存在吗?”杨子晴捂住脸,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白尧用力的点点头:“肯定存在的啊,因为我就是从你这个阶段走出来的。”

“啊?”杨子晴不可置信的看着白尧,她可是出名的白莫愁,谁都不敢占她便宜。

“还是我唯一的,真正的朋友带我走出来的。”白尧拍了拍杨子晴的肩膀:“想要分辨谁是你真正的朋友很简单,你去找她帮忙,如果她毫不犹豫的同意,那她也把你当朋友。”

“如果没有呢?”

“那就重新交真正的朋友。你值得拥有真正的朋友,而不是一群只想着免费占你便宜的自私鬼。”

杨子晴抿了抿唇,看着白尧的眼睛,对她的话莫名的信任。

“我……我明白了!”

白尧还想再说些安慰杨子晴的话,一转头正好看到阳光敲着手表,站在一边看着她。那个表情明显写着:差不多就行了啊,怎么对谁都这么好。

“好了,那我们现在回去,然后给今天的活动画一个圆满的句号吧。”白尧连忙拍拍杨子晴的肩膀,带着她一起回去了。

而另一边,杨振轩已经没有精力拍摄了,他为了帮文墨挡住接连不断扑上来的女生们,就分身乏术了。

“行了,咱们撤吧!”白尧赶快过来喊了一声,趁更多的学生下课前把可怜的文墨带走。

文墨和杨振轩一起松了口气,连忙拨开围过来的女生,跟白尧他们汇合走人。

在回去的路上,文墨接到了妹妹的电话:“不用你来接我了,我可以自己坐车回去。恩,不用担心我,我学会了。”

文章内容不代表太仆文学网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opuklu.org/zcxs/2020/cOnGUg2yOGgy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