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青春小说

异世幸存者 第496章_怪物

随着房门的打开,光线瞬间透了过来,照亮了柳未珂身后幽暗的通道。她回过头来,看见了她刚刚碰到的那具尸体。那人应该死了没多久,身上的血迹还未干涸。

当柳未珂看清了他的面容时,浑身的汗毛几乎都竖立了起来。那人死相极其可怖,满脸都是鲜血,他的嘴角被撑开,露出尖利的獠牙。他的皮肤惨白,遍布着大大小小的红斑。浑身青筋毕露,一根根盘结交错,十分突出。

与其说是人,倒不如说他是一个怪物。这难道又是鬼目通过实验制造出来的变异人?

柳未珂感觉到一阵寒意顺着她的背部一直蔓延到她的后脑,她战栗不安,小心翼翼地继续朝前走着。

这时,她发现自己每走一步,就在洁净的地板上留下了一个血红色的脚印。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在密道里踩到的那滩液体并不是水,而是鲜红的血。

柳未珂右手边是一排雾化玻璃,她看不清那玻璃后头藏着些什么,心中惴惴不安。她紧握着还沾染着鲜血的尖刀,随时准备应对突然出现的袭击者。

她放缓了脚步,悄悄走在这安静的走廊里。这里一个人都没有,静得她都能够听见自己的呼吸声。

这时,她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极轻微的声响。她猛然回头,手中尖刀已经举了起来,然而她身后空荡荡的,连一个人影也没有。

这里温度本来就比外面要低一些,这诡异的气氛更是让柳未珂觉得脊背发凉。

那奇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似乎有人在拍打着什么东西。可是柳未珂警惕地四下张望着,仍是没有见到一个人。她忽然盯着面前那模糊一片的雾化玻璃,捏着刀柄的手微微攥紧了。她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,手掌覆盖在冰凉的玻璃上,明显感觉到了一阵颤动。

柳未珂看到那玻璃上一个红彤彤的按钮突然闪烁了一下,紧接着那雾化玻璃开始慢慢变得透明。她陡然间看清了那藏在玻璃后头的东西,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尖叫。

一个庞然大物近在咫尺,和她仅仅相隔一道玻璃。从小到大,柳未珂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怪物,她甚至说不清这家伙到底属于人类还是猛兽。

那怪物的体型比正常人大了三倍有余,他蜷缩在那雾化玻璃后的狭小空间里,四肢都有些伸展不开。他浑身都覆盖着浓密的毛发,双手像是覆盖了一层粗糙坚硬的树皮,上面还疙疙瘩瘩的。他张着血盆大口,露出两颗尖利的獠牙。那獠牙看起来粗壮结实,还沾染着鲜红的血。

柳未珂面前的这道玻璃应该很结实,无论那怪物如何用力捶打,都没有出现一丝裂痕。而且那怪物大张着嘴巴,似乎正持续不断地发出嘶吼声,可是柳未珂几乎听不清他的声音。

那雾化玻璃后面藏着的并不只有这一个怪物,柳未珂心惊胆战地后退了两步,双手都有些发抖了。

在她的面前是数十个各种各样的“怪物”,甚至还有变异了的小动物。一只兔子瞪着红彤彤的眼睛,正失控地用脑袋撞击着面前的玻璃,哪怕鲜血已经染湿了它的毛发,它也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。

那兔子和一条成年狼狗差不多大,尖利的牙齿时刻露在外面,看起来非常凶猛。

除了这条变异的兔子以外,还有许多仓鼠、小猫等动物。它们都发生了明显的异变,体型比正常状态大了许多。而且它们都焦躁不已,情绪失控,个个都使出了浑身解数,想要逃离这个地方。

柳未珂此刻觉得心惊肉跳,她加快了脚步,沿着走廊不断前行着。她最先看到的那个庞大的怪物死死地盯着她,拖着沉重笨拙的身体跑了起来,始终和她保持在一条水平线上。

他张大了嘴巴,愤怒地咆哮着,还不停地捶打着玻璃。柳未珂看着他的口型,猜测他应该是在说“放我出去”。

那雾化玻璃后面的空间本来就不大,那怪物只能弯着腰前行,而且当他跑动起来的时候,必定会撞击到其他的变异人或者是变异的动物。

一个身材极其消瘦的人正蜷缩在角落里,他看起来有些虚弱,正捂着嘴巴不停地咳嗽,肩膀随之微微颤动。那体格庞大的怪物在经过他身边时不慎踩到了他的小腿,那消瘦的男人猛地回过头来,露出了憎恶的表情。

那男人的长相实在是太可怕了,他浑身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鳞片,身体呈现浅灰色。

柳未珂看见他愤然地张开了嘴巴,似乎是骂了那怪物几句。

那体型庞大的怪物勃然大怒,伸出宽大的手一下子把那个男人抓住了,接着又狠狠把他甩向了地面。

那瘦弱的男人表情痛苦地呻吟了一声,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那庞大的怪物轻蔑地看了他一眼,一脚踩到了他的小腿上,然后径直从他身上走了过去。他扭过头来,继续恶狠狠地瞪着柳未珂,目光始终聚焦在她的身上。

正当他想要继续向前走的时候,就突然被一个东西缠住了脚。

柳未珂愕然地睁大了眼睛,发现那长着鳞片的瘦弱男人忽然变得极其柔软,像是藤蔓一样紧紧地缠住了那庞大怪物的腿。他极具柔韧性的身体不断伸展着,四肢变得越来越长,但是人也越来越瘦。他那张脸逐渐变窄,五官变得十分紧凑,甚至都有些错位了。

他这副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,柳未珂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还以为自己是见着了鬼。

那瘦弱男人的身体紧紧缠绕着那庞大的怪物,并且仍在不断收紧。

那怪物面露痛苦之色,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,脖子上凸显出一根根青筋。他那双眼睛圆睁着,像是蓄积了血似的通红一片。

他扬起头来,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。他伸出巨大的手,一把捏住了那瘦弱男人的腰部。

那像藤蔓似的男人不停地甩动着自己的四肢,痛苦地哀嚎着。

文章内容不代表太仆文学网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opuklu.org/qcxs/2020/cNkHlwofNHQ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