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宫斗小说

都是为师不好 (十二)调戏与雪耻_是以卿卿

一旁和鸃闻言娇声笑道:“绍曜君果然明事理,心胸宽广之极。”

芍药君刚想出声反驳,想了想这丑八怪居然在夸他,又实在不好反驳,半张的口急忙闭了回去,堵在嗓子眼的话生生将他噎的咕噜一声,芍药君闹了个大红脸,衣袖一甩便奔出门去。

我目瞪口呆,他跑了,我又当如何?

“妹妹莫要着急,绍曜君乃是这妙严宫的常客,对此处十分熟悉,不会有事的,妹妹放心吧。”和鸃以为我是担心芍药君,温声细语地解释道。

我老脸一红,嘿嘿干笑了一声。

“妹妹在此尽管放心住着便是,方才听绍曜君的意思,妹妹是来观祀庙会的?”和鸃目光不停在白娿脸上打转,不是,不是她,若她静止不动,还有六七分相像,此番确是连三分也没有了。

我心中疑惑,九重天上竟然不是互称仙职神位的么,比如称帝君为帝君,称上神为上神,我虽是下届小仙,称我仙子便可,她一口一个妹妹,如此亲昵,又住在这妙严宫中,可又从没听说帝君娶了帝后呀,青华若娶了帝后,定是要惊动三界的痴情怨女的。

我虽住的偏僻,却也不是荒无人烟呀,怎会不知道,这位莫不是帝君的心上人?又为青华栽花,又帮青华待客,想到芍药君对她的态度到是和青华差不多,恶人和丑八怪倒也相配……

芍药君在我来看颇有些缺肝少肺,我却得帮他圆一圆,若是真得罪了这二位不可妄断的仙,我也要跟着受累,说话难免要恭维恭维。将脸上堆起讨好的笑容问道:“仙子是?”

“哟,瞧我,这般糊涂,”她捂嘴咯咯一笑,“我名唤和鸃,父君是祝融王,王母娘娘是我姑母,我常常来此陪伴娘娘。”

哦……原来是祝融鸟族的公主,时常来陪伴娘娘却住在青华这里,我果真猜的没错,他二人浓情蜜意,不舍分离,只好拿王母做幌子,时常来此幽会。这般作为,我是知晓的,乃是醉翁之意不在酒……

“和鸃仙子定然与帝君十分恩爱,像帝君和仙子这般的容貌气度,小仙十分敬仰,此番确是来此观祀庙会的,如有不妥还请仙子指点一二,小仙不胜感激,芍药君天性跳脱,并不是有意冒犯帝君和仙子,还请帝君和仙子原谅则个,”我觉得姐姐这辞十分腻口,不如仙子仙子来的飘逸爽快,况且话本子中的姐姐十有八九是要变坏。

和鸃听了一愣,转而脸上带几分的喜意几分娇羞低下脸去,仿若深闺女子被人戳破心事般。

我大喜,据说拍马屁最忌拍到马腿上,若是拍到正处,自然事半功倍。

果然,和鸃顿了一顿便咯咯笑道,“妹妹说哪里话,万万不可如此见外,王母娘娘是我的姑母,若妹妹想要去观此会,倒也方便。”

我惊喜,古人诚不欺我。

“多谢和鸃仙子……”

原来是个傻丫头……和鸃顿时放下了五分小心,上前捉了白娿的手。

“妹妹身子多有不适,便先歇着,若有事,便到……”和鸃忽然想到平时便是连她也无法踏入这婆娑殿半步,今日却因为这个贱丫头……和鸃顿时又如鲠在喉,语气不自觉的清冷了下来,慢悠悠道,“便到西侧菡仪殿寻我便可。”

有芍药君这位不速之客在前做挡箭牌,我在妙严宫过得自在且惬意。

“小白小白!”芍药君的吼声离老远传了开来。近几日,芍药君带我将妙严宫里里外外除了青花和和鸃的寝殿,皆摸了个透,如今即便是我自己行动也能将路记得个十之八九了,虽然还没出过妙严宫,不过照着这个进度,想来那一天也已经不远,此番莫不是芍药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,又要拉上我去瞧热闹的?

我提起裙子正要迎出去,青华淡淡的目光扫过来,我讪讪的放下裙子,复又拿起墨块继续磨墨。

此事前因后果还要从前几日说起……

文章内容不代表太仆文学网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opuklu.org/gdxs/2020/cNkjkg4hNjg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