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腹黑小说

困龙终王成 第5章_刘招

这时安成才松了口气,走向宝马男,道“先生,报警吧,这是一伙撞车党,让警察来抓吧”

宝马男目睹这一切,惊得呆了,安成拍了拍他肩膀才反应过来,心有余悸地说,‘兄弟,我看还是算了吧,你也把他们打成这样了,教训一下也就行了’

这怎么可以,不报警以后他们还去祸害别人怎么办?安成坚决要报警。

你,把手机给我。安成对那个也吓住了的女子说

那女子颤抖着把手机给了他。

安成拨打了110,不一会儿警车呼啸而至,问明情况,就把几个歹徒拷上了手铐,也把安成三个请上警车,到派出所做了笔录。

从派出所出来后,宝马男和女子终于定住了惊慌的情绪。

宝马男感激地对安成说“兄弟,今天多亏了你,不然今天我们可能真要赔钱赔偿人了”

那女的也一个劲地对安成说谢谢。

安成笑笑,说“没事,小意思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,你们也不用太客气了”

宝马男显然感激不尽,道“兄弟,萍水相逢你都能如此这般相助,如今这样的侠义之士真不多见了,咱们交个朋友吧”

安成见他诚恳,也就与他互报了姓名,宝马男姓张,叫张员。

张员对安成说,今日真是感激不尽,这点小意思不成敬意,请你收下,聊表我们的谢意。

说着就掏出了一叠钞票。

安成收起笑容,道,员哥当小弟是什么人了,我说了今天是路见不平出手相助,要你拿钱那我跟那帮人不就是一路了么?收起来收起来,再这样就是看不起我了,这个朋友咱们也别交了。

张员一听急了,道,安兄弟,不是这个意思,哎呀,我就是那么点意思,你这搞得我怎么好意思?说着有些语无伦次了。

那女子也在一旁帮腔,说,是呀是呀,我今天也多亏了你,这是我们的谢意,你就收下吧。

安成摆手道,不不不,我这人有一说一,不能收就是不能收,真朋友也不是靠钱衡量嘛。

张员甚是不安,可安成硬是不收,只得收回。

最后,张员对安成说,兄弟,你这个朋友哥哥交定了,多余的谢谢我就不讲了。你留给我一个联系方式吧。”安成道:“你怎么还是那么客气呢?我都说了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那是我应该做的,如果换成别人,我也一样会出手的。”张员点点头:“所以我才一定要你的联系方式。”安成一愣。那男人哈哈笑道:“下次再碰上我可以立刻呼叫你来救嘛。”安成也笑了起来,心说这老帅哥倒是很幽默,那女子也银铃般笑了起来。

安成也知道了她叫林美。

安成就把自己电话告诉了他,因为安成手机没电了,张员就把自己的号码写在纸上给了他,大家就此挥手告别。

弄了这一大通,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,女友陈晨早已睡入梦乡,安成轻手轻脚地走进洗浴间,冲洗了满身臭汗,爬上床,也瞬间入梦了。

话说安成一个小年轻,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?原来安成老家安家坳是桂东省有名的武术之乡,全村老少人人习武,安成自幼就摸爬滚打练了一声好武艺,在学校时就是校武术队的队长,还曾经是全国散打青年冠军,区区几个毛贼自然不是他的对手。

这是题外话。

第二天醒来,天已经大亮,一看身边陈晨已上班去了,看他沉睡正想,也恼他昨晚晚归,就赌气不叫醒他,自己就走了。

待他醒来,一看时钟已经是9点半,他脑子就蹦出两个字儿“完蛋”,今天可是他主持早会!9点半早会都结束了,他懊恼不已,恨自己昨晚没调闹钟,也恼陈晨没叫醒他,可这都无济于事了,只得立马翻身起来,胡乱洗漱穿衣,直奔公司。

回到办公室,安成就看见了段碧霞那拉长的脸,心中就知道坏事了。

段碧霞今天看安成没来,早会又不能停,她又没什么准备,只能硬着头皮上阵,好在她从业多年,有所累积,也讲了些有用的保险知识,对付了过去,可心中怒气是烧了起来了,就等着安成回来喷射而出了。

见到安成,立刻拍响桌子,喊道给我滚进来!营业区的客服柳雪正给段碧霞做汇报,听她这么一喊,也给吓了一大跳,手上的纸也掉了。安成硬着头皮走进了段碧霞的办公室,女魔头让柳雪出去,柳雪拿起东西,迎着安成吐了吐舌头,挤了挤眼睛,意思是让他小心点,就出去了,还把门带上了。

安成先做自我检讨:“经理,对不起,今天我睡过头了”

段碧霞火力全开:“对不起,对不起就行了?我昨天明明告诉你,今天早会你要主持,可你呢?睡过头!你是猪吗?就算你是猪,调个闹钟不会吗?早会对销售们多么重要,你干了这么久不会不知道吧?!”

安成无言反驳:“是我错,是我错”

段碧霞不依不饶:“我的营业区要的是有事业心的人,而不是好吃懒做贪睡不醒的人,我看你这猪一样的人,根本就没放心在工作上,你若不想干就提出来,有的是想干的人!”

安成再三忍让,毕竟自个儿理亏:“经理,我确实错了,下次再也不会了,请你原谅”

段碧霞今天吃了枪药一般:“原谅?说得简单,要是今天早会时半年启动系列之一,你这一觉对我们区工作造成多大的影响你知不知道,有一就有二,有三!整个销售团队都看着我们内勤,内勤懒惰,我们怎么支援团队,他们怎么能放心冲刺业绩?我看你不仅没有正确的工作态度,你还没有一点从业精神!”

安成本来就没睡够,起床气还满满,再加上这短时间被段碧霞骑在头上无比郁闷,也一时冲胀了头脑,终于忍不住也叫嚷了起来:

“段碧霞,你不好欺人太甚,我他妈都道歉了,你还嚷嚷什么?要不是你昨天要我加班,我能搞那么晚吗?想让我走是吗?我他妈早就不想干了,怎么着,你能开除我吗?你有这个人事权吗?靠,跟我耍领导威风,你还差得远呢。别以为自己是个区经理就牛逼了,没有我们几个你狗屁不是!”

段碧霞没想到他居然敢跟自己当面对骂,气得立时从座位站起来,怒道:“你跟谁扯嗓子呢?你敢骂我是狗屁?你再给我说一遍?你敢再说一遍,你信不信我今天就让你从滚蛋?”安成气头上也不管不顾了,冲她喊道:“我就骂你呢,怎么了,你给我穿了那么久小鞋,我骂你一回都不行?还让我滚蛋,吓唬我?哼哼,《员工手册》估计你都没我熟!里边有写着上司可以任意责骂下属吗?有写着上司可以任意刁难下属吗?咱一起去公司人事部,去找老总,当面一起聊聊,你敢不?连老总都不敢说下属是猪,你一个小小区经理哪来的权利这样侮辱下属”

段碧霞听到这话,好像反倒是她受了莫大的侮辱一般,气得花枝乱颤咬牙切齿,伸手指着他语无伦次地叫道:“你,你,你,你居然敢反过来骂我了,我……”安成冷冷的叉着手臂,道:“少指着我,不然我对你不客气”

段碧霞也火上浇了油一般,“你敢威胁我!我看你敢威胁我” 嘴里叫着,一手抓了桌上的一本书用力砸向了安成。

安成想不到她说动手就动手,一时没留神就被砸到了,这下真把他惹毛了,一个箭步走过去,把段碧霞摁在桌上,也不管不顾了,大巴掌就拍在她的肉臀上,啪啪几个亮响,还好门关着,外边的人只知道他俩在激烈的争吵,没想到安成还真敢下手教训女魔头。

文章内容不代表太仆文学网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opuklu.org/fhxs/2019/V91DEa4oMDRo.html